所以杨任自然也只能是在张鲁的手下做事了过如

发布时间:2019-01-20 18:34:05   编辑:彩九彩票_彩九彩票官网地址浏览人次:133

 这就是贾诩破阳平关之计,事情还得从头开始说。要说当时的第一日和第二日,马超连续两日向贾诩问计破阳平关,结果贾诩都说没想出来什么。
 
    到了第三日,马超还是退兵之后,依旧是问贾诩,结果贾诩说道:“主公,今日诩倒是有些想法,想和主公说说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就有了兴趣,说道:“先生请讲,超是洗耳恭听!”
 
    贾诩点点头,“主公,经过诩这几日以来的了解,还有对杨氏兄弟的观察来看,他们两人确实是志大才疏之辈,是不足为虑。今诩略施小计,毕将能成功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一笑,“先生,这计将安出啊?”
 
    “主公请想,张鲁张公祺在得知主公来夺取他的汉中之时,他一定会向益州牧刘焉求援的。而主公如今急着取汉中,但是他杨昂和杨任难道就不急吗,他们同样是急着立大功,甚至是生擒主公啊!”
 
    贾诩说得是非常坚定,马超也点头,确实是如此。就算自己是张鲁,自己也得如此做。而贾诩对人心的把握上,基本就是无敌了,他说杨昂和杨任兄弟如此,那他们就是如此,没有错。
 
    接着,贾诩就把自己的想法和马超都说了,马超听后,觉得此计可行,对付杨昂杨任两兄弟估计是没有问题了。
 
    贾诩之计就是到了第四日晚,过了戌时之后,己方大营做出一副被益州军夜袭的假象出来。至于这个其实并不困难,只不过己方要损失一些大帐之类的物资罢了,而马超可不缺这些东西,少了些也不算什么大事儿。
 
    于是就有了杨昂和杨任他们看到的那一幕,其实这也是贾诩欺负他们两兄弟没什么经验,没见过大世面,更是没什么头脑,太主观,太想当然了,而且立功心切,最后更是大意了。
 
    在两人看来,敌军大营火光冲天,喊杀声不断,大营已然是大乱,这不就是益州军的援军来了吗,而且还对凉州军的大营夜袭啊,所以己方要是把握不住这大好时机,那不就错过立大功的一战了吗。
 
    其实如果是张鲁或者阎圃在这儿,绝对不会像杨昂和杨任这样儿,直接就点兵出关去劫营去了,还想着两面夹击,结果中了人之计了。这时候其实应该做的,只有派出探马斥候,前去偷偷地打探凉州军大营到底是发生了何事。究竟有没有益州军来到了此处,就是这样儿才对,然后根据结果才能做出来决定,结果杨昂直接就带兵去人家大营了,他不败才怪。
 
    最后就是最关键的一步,那就是无论是杨昂还是杨任带兵前来,必须要生擒活捉,这个可是有大用的。然后便换上他们的衣物,骑上他们的战马,贾诩都想好了,如果说来得人是杨昂的话,那么就让管亥去阳平关诈关。而要是杨任的话,那就由糜芳前去诈关,然后便是由几位将领带着骑兵在后面慢慢追赶着,一举夺关。
 
    其实本来贾诩可没说让马超亲自带兵去,结果谁知道最后是自己主公亲自出马的。
 
    而以上这些就是贾诩的想法,最后马超是拍了板儿决定了,就是如此施为。要是如此的话,最后阳平关还破不了,那么就只能说自己是真小看了杨昂和杨任两兄弟了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三八五章 逼迫杨任诈沔阳
 
    这第四日晚,马超用了贾诩之计,最后是没费多大力便夺取了阳平关。请记住本站的网址:。生擒了阳平关的守将,杨昂和杨任两兄弟,俘虏了近一万三千的汉中鬼卒。当然剩下的基本都被杀了,多数是战斗时身死的,少数算是顽固分子然后被凉州军斩杀,再有的就是直接逃跑了。
 
    其实要说一个都跑不了,那不可能,所以这个其实向来都是没有办法的事儿。不过当马超进了阳平关后,张飞、马岱还有糜芳、魏平他们随后也都陆续赶到了。
 
    马超对张飞和糜芳两人说道:“如今我军刚破阳平关,此时虽然阳平关的鬼卒逃跑了不少,但是想来沔阳一时还不会得到消息,而此时我军趁夜去取沔阳,一定会事半功倍,所以益德和子方,你们两人带着三千铁骑,连夜赶往沔阳,争取一举夺下沔阳!”
 
    贾诩则说道:“主公所言不错,诩认为,可以让杨任出马,而杨昂就是我军最大的筹码啊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眼眉一挑,对啊,还有杨任杨昂这么两个俘虏在。最开始贾诩特意说要留下杨昂杨任兄弟两人的性命,看来就是为了此时而做得准备吧。
 
    结果果然,贾诩把他所想的对马超一说,马超听后,知道要是用贾诩的方法,基本上就兵不血刃就能拿下沔阳了。根据己方情报显示,此时的沔阳就只有五千守卒,像他们这样儿的队伍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战力,和人家汉中鬼卒都没法比。所以趁着此时张鲁他不知情,而且沔阳也不知道阳平关战事。就让杨任带着己方的人马去诈城门,这不一下一个准儿吗。
 
    张鲁之前他其实确实是有些大意了,至少他认为自己汉中这阳平关如此的雄关,怎么也能抵挡得住马超的凉州军吧。就算抵挡不住,那至少也能抵挡很多时日吧。结果谁能想到呢。不出五日啊,到了这时,还没到五日呢,马超就已经在阳平关内发号施令了。
 
    其实这个就连马超他自己也没想到能如此,而他此时看着旁边的贾诩,心中是倍感欣慰啊。心说自己也是做得非常对,把贾诩带来了。正因为有了这样儿的谋士,所以自己才能不到五日的时间,便进了这阳平关啊。要不己方在阳平关一战得损失多少,那还不一定能破得了人家的关隘。贾诩可是立下了大功一件。汉中事了之后,一定要好好赏赐与他才行,马超心说。
 
    然后马超便命人把杨任带了上来,见到被五花大绑着的杨任后,马超说道:“杨任。如今有件事要你与我们合作!”
 
    杨任一听则把头一偏。冷哼了一声:“哼!休想让我与尔等逆贼为伍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果然是和贾诩那老狐狸说得一样儿啊,杨任这小子最开始是绝对不会妥协的,不过自己手中可是有着他的软肋呢,那就是他的兄长杨昂啊。只要把杨昂再带上来,还愁他杨任不就范吗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便对士卒喊道:“来人,把杨昂带上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士卒马上就把杨昂给带了上来,杨昂可比他弟弟杨任惨多了,全身的铠甲早已都被管亥给扒了下来,然后头发散乱。看样儿好像还被人给殴打过,是鼻青脸肿的。最有意思的是他双眼,此时直接就成国宝了。而嘴上也不知道是谁,拿了一块染了血的破布给堵了个结结实实的,样子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也不为过啊。
 
    马超一看,他也不能笑,心说怎么杨昂变成了这样儿呢。不过没死也没重伤就好,就凭他杨昂那皮糙肉厚的样儿,虽然现在看着他表面上是挺惨的,但是马超可知道,那些不过就是些脸上眼上的皮肉伤而已,一点儿都没有什么大的影响。
 
    马超确实不知道具体情况,其实杨昂他绝对是自找的。因为他在被抓了之后,对凉州军士卒就开始骂上了,然后就被凉州军士卒把他的嘴给堵上了。但是杨昂这样儿了他还不老实,就想从凉州军的士卒手中逃跑,结果凉州军士卒是彻底怒了,几个人合起来把他给揍了一顿。
 
    要说杨昂虽然是三流武艺,但是却也不是几个凉州军士卒所能殴打的,但是谁让他现在是“虎落平阳被犬欺”呢,他被绑着,就算再厉害,也发挥不出来什么啊,所以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人家给群殴,最后变成国宝了。
 
    之后,这不就给他也带到了阳平关,而且这回直接是来见马超来了吗。
 
    杨任一看自己大兄的情况,太惨了,他此时是眼睛都红了,对马超大喝道:“马孟起,你们对我大兄到底做了何事?”
 
    马超则一摆手,说道:“杨任你动动脑子不行吗?你大兄他如今这不好好的吗,我要是想做什么,他还能在你面前?”
 
    杨任这时候是想过去看看杨昂,但是却被凉州军的士卒死死地给压住了,所以他无奈地说道:“你们要我去做什么,我去做便是,希望你们要让我大兄安全,而且不要辱他!”
 
    马超点点头,然后就把贾诩的意思和杨任说了,杨昂一听,虽然嘴上说不出来话,但是也唔唔唔地想和杨任说什么,结果马超一皱眉:“把他带下去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杨昂他是万分无奈地被人又给压了下去,其实杨昂和杨任别看是两兄弟不错,而且两人的关系也非常好没错,但是两人的想法却是不一样的。杨昂那就是个死忠张鲁的这么个人,而杨任可不这样儿。但是因为自己的大兄死忠张鲁,所以杨任自然也只能是在张鲁的手下做事了。不过如今自己的大兄都在人家凉州军的手里了,自己是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”啊,所以为了自己的大兄,杨任觉得对不住张鲁也没办法了,自己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大兄如此。
 
    “好吧,此事我答应就是!不过你们也不要忘了你们答应我的事儿!”
 
    马超一见杨任已经答应了下来,于是便说道,“那是自然!益德,子方,你们和杨任一起去吧,速战速决,我在此等你们的好消息!”
 
    “诺!还请主公放心就是,定将沔阳拿下送与主公!”
 
    对于张飞来说,本来之前他还觉得自己没什么事儿做呢,但是却没想到啊,这次自己主公给了自己任务了。夺取沔阳啊,这可是功劳一件,自己不能不去重视。
 
    “诺!方必不负主公所托!”
 
    比起张飞来,糜芳不是想着什么立功,而是兴奋地连北都找不到了。要说这次和自己主公一起出征得几人,自己武艺不如人家张益德、赵子龙,就连马岱和管亥也比不上啊,不过却没想到自己主公也给自己安排任务了。这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吗,实在是太好了。
 
    两人和马超告辞后,就带着杨任点兵出发了,当然这个时候,杨任的绑绳已经被解开了,不过兵器却没给他,就给了他一匹马完事,然后他们就带着三千铁骑向沔阳进发了。当然了,这三千人马早已都换上了汉中鬼卒的衣物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骑兵的速度绝对不是从阳平关逃走的鬼卒步卒所能比的,更何况马超军中骑兵的马最差的也是中等的马,这个速度还会差吗。所以有鬼卒想去沔阳报信的,但是他们的想法注定是要落空了。
 
    当张飞他们到达了沔阳后,可以说天就快要亮了。要说骑兵的速度就是快,要是步卒的话还不一定何时才能到达呢,这也是为何要让杨任来诈城的原因,要是说等白日的时候,那时城门大开,直接就带兵杀进去了,还有他杨任什么事儿啊。